台湾电视台在线直播醇风虽过江南岸 奈何良辰已

来源:五星体育/灵璧/五星体育 发布时间:2022-01-11 14:21

  ----2021年甲醇市场回顾与2022年展望

  内容摘要

  ◆供应规模继续扩大:从甲醇行业本身来看,2015-2017年间整个行业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。2017年-2020年,中国以及全球甲醇行业持续处于高扩能状态,2020年甲醇产能超过9200万吨。2021年部分投产计划受到原料端及政策端的影响,未能如期投产。初步统计,2021年年底至2022年,计划投产的装置有十套,若能全部投产,我国甲醇产能将增加440万吨,市场规模继续扩大,突破一亿吨。

  ◆进口货源冲击减弱:2019年,我国甲醇进口量超过正常水平,首次超过1000万吨。2020年国际油价高位下滑,进口利润吸引下,大量低价货源流入国内市场,2020年进口量超过1300万吨。2021年市场环境再度转变,海外市场需求恢复,国内市场处于价格洼地,甲醇进口量缩减,高进口压力有所缓解。我国对进口甲醇依赖度偏高,2022年度进口规模维持在1000万吨以上。

  ◆港口库存持续回落:甲醇市场从2020年8月份开始,进入去库存阶段,2021年库存延续下滑态势。2021年,甲醇港口库存经历了快速去库、缓慢累库的过程,且港口库存出现明显回落。库存从侧面反应市场供需状态,甲醇港口库存基本在90万吨附近波动,处于正常水平,库存并未对市场造成太大压力。2022年,甲醇港口库存仍然要经历累库、去库过程,高点难以突破2020年。

  2022年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大宗商品整体走势承压,甲醇供需维持失衡局面。甲醇期价急涨急跌后,将恢复平静,重心大概率震荡回落,整体走势或先跌后涨,价格运行区间2300-2850。

  第一部分 甲醇行情回顾

  2021年,甲醇期货进入上行通道中,重心震荡走高,运行区间上移,并迎来强势反弹行情,创历史新高。供需面改善,叠加政策端、成本端推动,甲醇期货不断向上突破,经历大涨大跌行情,波动较为剧烈。进入2021年,国内商品期货市场气氛逐步回暖,工业品走势改善,甲醇期货窄幅上移,意欲测试2450压力位。春节假期成为重要的转折点,假期期间国际油价积极拉升,突破60美/桶,刺激化工品上涨。宏观经济形势向好,市场参与者情绪偏乐观,甲醇阶段性筑底结束。1-8月份,甲醇趋势性行情不明显,期价短周期波动特点为:先涨后跌然后震荡整理,且盘整阶段占据时间更长。金九上涨行情启动,甲醇期货成功突破3000整数大关。市场追涨热情不减,甲醇期货强势拉涨,一举突破2013年高点3595,不断刷新上市以来新高。银十甲醇延续上涨趋势,且涨幅不断扩大,中旬上破4000关口,最高触及4235。受到政策层面的影响,国内商品市场普跌,甲醇期货掉头向下,进入快速调整期。成本端崩塌,甲醇多次出现跌停,重心回到行情启动前的平台期。

  第二部分 甲醇供给分析

  一、现货市场先扬后抑

  国内甲醇现货市场走势与期货节奏基本一致,重心企稳后逐步抬升。上半年,甲醇现货市场涨势温和,价格震荡上移。随着下游市场需求恢复,甲醇供需关系好转,带动现货市场好转。但市场利好刺激相匮乏,甲醇上行动能略显不足。季节性因素对甲醇市场影响减弱,装置检修季甲醇表现平淡,高温淡季甲醇在震荡中度过。甲醇价格走高后,企业生产经营压力得到缓解。金九银十成为甲醇市场的分水岭,大涨行情在九月份正式启动。10月中旬,内蒙古地区报价最高触及3975元/吨,江苏地区报价突破4000元/吨,高达4125元/吨。甲醇及上游价格拉涨过快,产业链利润主要分布在上游,价格推涨至高位,市场风险积聚。下游抵触情绪较浓,成本端崩塌,引发了甲醇市场的下跌,现货价格高位回落,进入快速调整通道。2022年,甲醇现货价格波动幅度将收窄,企稳后仍有冲高可能,但不会突破2021年高点。

  海外甲醇市场同样受到成本端的推动,价格先涨后跌。全球能源危机,国际油价及天然气价格大涨,海外甲醇成本抬升,推动价格大幅走高。2021年,海外甲醇新增产能有限,投产三套装置,包括伊朗Sablan年产165万吨甲醇装置、美国YCI年产170万吨甲醇装置以及俄罗斯Shchekinoazot 年产50万吨,但运行负荷偏低。海外甲醇生产装置开工不足,是导致供应收紧的主要原因。全球经济复苏,市场对甲醇需求恢复,但海外甲醇生产装置运行不稳定,导致供应未能如期增加,甲醇供需逐步收紧。海外市场报价大涨也是在九月份启动,国内、外市场联动上涨。虽然外盘甲醇报价也高位回落,但整体表现强于国内市场。部分区域仍受到疫情的影响,随着装置开工负荷提升及新增产能释放,外盘甲醇供需格局将趋向宽松。

  二、行业开工略有回升

  2021年甲醇生产装置运行不稳定,但与2020年相比行业平均开工水平出现窄幅提升。进入冬季供暖季,虽然气头装置陆续计划内停车,但西北地区装置运行负荷提升,甲醇行业开工平稳回升。截至12月上旬,甲醇全国平均开工率为70.31%,2020年同期水平为67.83%;西北地区平均开工率为79.72%,不足八成,2020年同期开工水平为78.81%。无论是整体开工,还是西北地区开工,与2020年相比均出现窄幅提升。供暖季结束后,天然气制甲醇装置逐步恢复生产。甲醇开工变化存在一定的规律性,春季检修和入冬前检修波动相对频繁。2022年,市场极端情况减少恢复常态后,甲醇生产装置大部分时间将正常运行,货源供应相对平稳。

  三、供应规模平稳扩张

  从甲醇行业本身来看,2015-2017年间整个行业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。2017年-2020年,中国以及全球甲醇行业持续处于高扩能状态,2020年甲醇产能超过9200万吨。2021年仍有多套新增产能陆续释放,我国甲醇市场规模继续扩大,向一亿吨靠拢。

  截至2021年12月初,共有九套新增装置投入生产,包括:山东盛发年产17万吨项目、江西心连心年产60万吨甲醇新项目、广西华谊180万吨/年甲醇项目等陆续投产,合计产能617万吨,我国甲醇市场产能达到9853万吨。部分投产计划受到原料端及政策端的影响,未能如期投产。

  根据统计数据,2021年12月至2022年计划投产的装置有十套,其中计划12月份投产的有内蒙古久泰100万吨、内蒙金诚泰60万吨、广纳新材老60万吨、临涣焦化50万吨、龙煤天泰30万吨、山西永鑫20万吨,上述六套装置大概率推迟到2022年投产。若十套装置全部投产,我国甲醇产能将增加440万吨,突破一亿吨。

  1-11月份,国内甲醇累计生产6729.76万吨,大幅高于2020年同期水平,同比上涨10.07%,2021年年度产量预估为7289.76万吨。随着我国甲醇产能不断扩大,供应能力提升,加之装置大部分时间运行平稳,甲醇产量稳步增加,货源整体充裕。2021年甲醇产能增加规模扩大,装置春季检修力度减弱,上半年开工率维持在高位。下半年受到原料等因素的影响,部分装置停车时间延长,甲醇行业开工出现明显回落,损失产量增加。从月度产量数据看,甲醇上半年月度产量明显高于下半年,5月份产量高达565.42万吨。甲醇市场供应会出现阶段性收紧,但难以出现供应紧张局面,市场供需失衡大格局未发生逆转。相对而言,甲醇供给端支撑有限。

  四、进口货源冲击减弱

  2020年进口量达到1300.92万吨,大多数月份甲醇进口量维持在100万吨以上。2021年市场环境再度转变,海外市场需求恢复,但装置运行不稳定,国内市场处于价格洼地,甲醇进口量缩减。2021年1-11月,国内甲醇累计进口1054.31万吨,与2020年同期相比大幅缩减11.42%,月均进口量为95.85万吨。从进口来源国看,我国甲醇进口货源依旧主要来自阿联酋、阿曼、沙特阿拉伯、新西兰和委内若拉等国家,阿联酋占比最高,达到37.91%。进口甲醇是国内甲醇市场的重要补充,2021年高进口压力有所缓解,预计全年进口在1160万吨附近。虽然中东以及美洲等地区仍有装置投产,但在需求恢复的同时,进口流入相对减少。我国对进口甲醇依赖度偏高,年度进口规模维持在1000万吨以上,进口市场仍需重点关注。

  五、港口库存高位回落

  高进口压力得到缓解,转出口增加,甲醇高库存状态也出现改善,港口库存高位回落。甲醇市场从2020年8月份开始,进入去库存阶段,2021年库存延续下滑态势。2021年,甲醇港口库存经历了快速去库、缓慢累库的过程。港口库存高点出现在年初,最高为117.01万吨,2020年港口库存最高接近150万吨,2019年最高也超过137万吨。经过长达八个月的消化,甲醇港口库存回落至正常偏低水平,缩减至69.26万吨,创近两年新低。4月中下旬开始,甲醇港口库存逐步止跌,正值装置春季检修,因此库存累积速度缓慢。库存从侧面反应市场供需状态,甲醇港口库存基本在90万吨附近波动,处于正常水平,库存并未对市场造成太大压力。2022年,甲醇港口库存仍然要经历累库、去库过程,高点难以突破2020年。

  第三部分 甲醇下游需求分析

  一、出口数量明显增加

  2021年海外甲醇市场偏强运行,国内市场价格缺乏竞争优势,与周边区域价差打开,转出口货源明显增加。1-11月,我国甲醇累计出口37.30万吨,与2020年同期的8.57万吨相比,大幅增加30.69万吨,同比上涨358.11%,已经超过去年总出口量的三倍,平均月出口量达到3.57万吨。其中,甲醇出口多为转出口,进口货源更加倾向转口至周边高价区域进行套利。出口大幅提升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沿海地区库存压力。2021年出口量预估超过40万吨,创近六年新高。海外市场价格回落后,2022年出口或不及2021年,外贸提振作用减弱。

  二、表观消费平稳增长

  甲醇下游需求行业发展速度放缓,新兴需求新增产能减少,传统需求行业基本饱和,发展受阻。国内甲醇表观消费量呈现逐年增长态势,而增速却放缓。2021年1-11月份,我国甲醇表观消费累计达7744.81万吨,与2020年同期的7295.65万吨相比,大幅增加6.16%。上半年,甲醇表观消费量窄幅增加,而下半年则弱势回落。从月度数据看,甲醇需求仍存在一定的季节性,但淡旺季差异逐步收窄。2021年底,甲醇表观消费量或将达到8400万吨。我国甲醇表观消费量延续上涨趋势,但甲醇在制氢、醇基燃料等新领域的需求尚未完全释放,因此需求上涨空间相对受限。

  三、煤制烯烃投产放缓

  2021年,煤制烯烃行业占据甲醇下游消费首位,占比达到54%左右,MTBE、甲醛、醋酸和二甲醚在甲醇下游消费中占比有所减弱,醇醚燃料、甲烷氯化物等新领域的需求尚未得到释放。

  从时间维度来看,2010-2013年甲醇制烯烃装置处于投产初期,而2014年则是大型烯烃项目建设周期完成后的集中投产年,经历了2015-2016年集中投放过后,自2017年以来煤制烯烃产能增速放缓,建设周期性亦有所拉长,2020年及之后几年时间内预计新增产能释放滞缓。

  2021年烯烃装置投产计划基本都在四季度,落地时间大概率出现推迟。新疆恒友年产20万吨MTP装置于11月下投料,我国煤制烯烃产能增加至1732万吨,新投产规模大幅缩减。2022年仍有几套装置存在投产计划,天津渤化60万吨/年MTO等若能顺利投产,将一定程度上抵消甲醇新增产能释放带来的供应压力。受到甲醇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,煤制烯烃生产利润被挤压甚至陷入亏损,导致烯烃装置开工出现明显回落,对甲醇刚性需求支撑下滑。煤制烯烃扩张速度明显放缓,在拉动甲醇消费方面力度也减弱。甲醇产业链利润主要集中在上游,下游市场需求表现疲弱,2022年需求端仍难以出现亮点。

  四、传统需求不温不火

  甲醇传统需求行业多数处于调整之中,处于产能饱和状态,新增产能偏少,发展速度缓慢,市场规模难以进一步扩大。2021年,甲醛、二甲醚等行业未有批量新增产能释放。传统需求中,仅有醋酸表现尚可,开工大部分时间维持在八成以上,而甲醛、二甲醚和MTBE均面临开工不足问题,尤其是甲醛和二甲醚,在环保安监、双控、产业高质量发展等政策驱动下,行业开工进一步受限,常年开工不足二成。截至2021年12月中旬,醋酸开工率为68.93%,MTBE开工率为51.00%,甲醛开工率为18.70%,二甲醚开工率为14.31%。从全年平均来看,醋酸、MTBE、甲醛和二甲醚开工分别为81.12%、48.52%、19.92%和17.92%,与去年平均开工水平相比,醋酸、MTBE、甲醛均出现不同程度提升,二甲醚基本持平。2021年甲醇传统需求表现呈现不温不火态势,行业表现仍有所分化,难以形成有效提振。

  第四部分 供需平衡表

  国内甲醇市场延续供需宽松格局,但基本面出现阶段性改善。2021年甲醇行情由成本端、供给端等多重因素共同推动,期价突破4000关口,创历史新高。高供应、高进口、高库存三高压力得到缓解,进口货源对国内市场冲击力度减弱,沿海地区延续去库存态势,装置运行不稳定情况下产量收缩。但甲醇供需失衡的局面未发生逆转,尤其是需求端难以形成有效提振。2022年,甲醇新增产能仍较多,供给端增量大于需求端增量,同时进口量也将有所恢复,市场仍存在供需矛盾,期价运行重心震荡下移。

  第五部分 技术分析

  近两年,甲醇期货行情波动较为剧烈。2020年,甲醇创历史新低后逐步企稳反弹,2021年期价延续涨势,并强势反弹,创出历史新高,10月中旬重心冲高回落,行情较为罕见。在经历大涨大跌行情后,甲醇大概率呈现震荡整理走势。2022年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,大宗商品整体走势承压。甲醇供需维持失衡局面,上游煤炭价格回归理性,成本端回落,需求发展空间受限,供应端稳步增加,基本面将弱化。短期内,甲醇期价继续区间震荡;中期来看,甲醇重心运行区间将下移;2022年而言,甲醇或先抑后扬,价格波动区间2300-2850。  
标签